摇风揽月摸鱼

【翻译】28 Coexistence is Boredom 第二十八章

Coexistence Is Boredom by Sakurazukamori6


第二十八章•起跑线

       华米之家的大部分居民都异常地自我中心,原因有二:这个特性适用于所有想成为下一任L的人;以及他们还是孩子,其中一些刚进入青春期,正处在人生某个著名的尴尬阶段。

       但与其他上课学习的同龄人不一样,他们放学后不会回家。把华米之家称作学校是对全体成员的智商侮辱。那就相当于把学习和生活划成了分隔的两份,说学习只发生在教学楼里的黑板周围和教师的监督下,而生活则在教学楼外——在家中,在城里,在没有考试的时候。

       但学习就是他们的生活,孤儿院里的每个人都需要变得更聪明。为什么要变聪明是他们自己的事,但他们都比普通少年要用功得多。每个经过了严格挑选进到这座机构人,都必须这样。

       当然他们并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学习,其中的好几个人还是临时抱佛脚的专家:马特就是出了名地会睡眼惺忪地来考试。

       每个人的风格不同,罗杰也让他们自己决定合适的学习方式。孤儿院对孩子们进行高度放养,罗杰会监督上午的课程,给他们指导,但他扮演的基本是观察者的角色,在L不在时充当他的眼睛。他给孩子们提供材料,但如何利用这些资源来取得好成绩全看他们自己。

       对他们来说,华米之家远远不止是一所天才学校。这是一个努力不断得到回报的地方,而且不是那种奖个笑脸贴纸的回报,虽然用意不坏,但对有眼界更高眼界的孩子就太轻视了。在这里,如果谁有了显著的进步,或者保持在前三名的位置,通常想要什么就能得到。这也是为什么尼亚的玩具堆成了庞然大物,梅罗的伙食或多或少总是巧克力,而马特每周都能玩上新游戏。

       鼓励他们学习的从不是什么“好孩子要上学”。罗杰要是对他们说这种傻话(他可没这么蠢),他们绝对会对着他哈哈大笑。

       他们这样努力不仅是因为有机会继承像L这样的名号,成为世界第一的侦探(可能是地球上最帅的工作了),也因为每一次考试结束后他们的进步都会得到奖励。

       更何况他们还可以使用钱能买到的最先进的技术。所有人什么都不缺,因为渡和L就像宠溺的父母一样为他们欣然提供了一切。而不幸的结果就是,华米之家的小孩都被惯得无可救药,性格一个比一个恶劣,对不理解他们生活的外人更是毫不留情。

       但那也只是他们成为最强路上的小插曲。如果你在意别人怎么看你,那“L”的名号就不属于你了,孤儿院的其他居民更是不会给你一丝机会。

       扛着这样的日常压力,能在这座孤儿院里行走的都不是正常人。最显自恋的(没错他们很自恋,不用否认)就是他们对细节的高度关注和对学习的疯狂投入。

       然而不管他们有多自恋,在这方面病得最厉害的人却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也不是一个刚开始崭露头角的孩子,因为他几乎已经结束了少年时期,在很多事上都早已达到了成熟的标准。吃饭的时候他们一般人都在玩饭菜,他却一板一眼、举止优雅;他们满身草末和汤汁,他却衣着完美,随意却永远没有一丝皱褶;他对他们说话时语气阴森得明目张胆,却小心地不会暴露在罗杰和贝瑟尼小姐面前。

       他和他们习惯应对的所有空降人员都截然不同,不管是他还是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甚至更奇怪,他们都完全不懂她是怎么混进来的。但他们也有自己的猜想,很多人相信她是L的女朋友。如果他能信任到把她带回家,那他们一定已经非常认真了。

       但大部分人会反驳这个推测,因为美奈子总是对着清做亲亲脸,跟着清的时间也比和L的多。虽然这些证据应该足够了结她究竟在和谁好的问题,但那些已经把她钉成了L的“那一位”的人,却没那么容易改变观点。

       她和L的小打小闹(在他们看来正是女朋友会做的事)和L对她微妙的逗弄,也很是鼓励了这些年轻的头脑。更何况在这座孤儿院里,表达好感的方式通常就是当众欺负那人,反复骚扰直到他彻底无视你(这算幸运的情况)或者试图在操场上攻击你。他们好几次见过美奈子试图扇L嘴巴,所以这无疑有力地证明了她是L的女朋友——

       或者对他恨之入骨……

       不管是什么原因,也不管L和清究竟谁是她的男友,大家都能认同一件事,就是他们之间发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有些大点的孩子会开玩笑说这是“三人行”,而另一些则更老套地称之为“三角恋”。

       就这样孤儿院里成堆的谜团又多了一个。另一些则是早就存在的,“梅罗是不是个拒绝承认性别的平胸女孩?”“尼亚到底学不学习?”还有至今为之最大的难题,“马特到底为什么总是戴着那双蠢爆了的风镜?”

       虽然她身份的细节让人挠头,但所有人大体上都是喜欢美奈子的。她和他们至今遇到的所有成年人都不一样。不像L那么让人费解,不像清那样心狠手辣。实际上,她真的……

       ……很傻。她经常哈哈大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她可能使他们见过的最友好的人了。还有她拼了命都记不对他们的名字,于是给每个人都取了昵称。虽然好意值得感谢,但有些昵称实在太扭捏羞人,搞得一些男孩见到她就会面红耳赤、支支吾吾。一些女孩很喜欢她的昵称,但另一些就和男孩们一样尴尬,远远看到她就会像见了鬼一样拔腿就跑。

       没有人知道她的性格是否只是表象,因为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孩,会像L介绍她时提到的那样,在基拉案中帮到过他。

       用糊涂的假面掩藏聪明是他们通用的技能。所以美奈子真的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笨吗?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有隐藏的一面,无法融入正常社会的一面,更别说光是认识L就让她足够可疑了。

       清和美奈子在孤儿院里都是彻头彻尾的异乡人。不是因为他们来自日本——这里的大部分孩子也不是本地人——而是因为他们仿佛是从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人。

       他们三个坐在一起,可能是一个人能见到的最古怪的画面。这么不同的人在同一房间里共处超过几秒钟,都会让人想到“太阳从西边升起了”之类的话。

       美奈子——可爱,活泼,总是穿着黑衣服,仿佛永远在悼念谁一样。哥特萝莉对他们来说还是个新概念,但穿在她身上的确很好看。

       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清,傲慢又英俊得像个世家公子。他的衣着很简单,却永远是所有人里最精致漂亮的那个。也许是因为他熨得一丝不苟的衬衫,但更有可能是因为他浑身上下那种“用你的脏手碰我一下就去死”的气场。

       再就是L,同样在外貌方面独树一帜……以一种不同于清和美奈子的风格。他们倾向于把这看作他的优点,因为L隐藏他聪明的唯一方法,就是依靠同等程度的怪异。所以要藏住L的天才,可是需要相当体量的怪异才行。

       这里的环境和把他们带来此地的事件的确把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变得古怪,但无论经过多少代,他们都可以自信地、也许还有些欣慰地说,永远没有人能在这方面和L相比。

       他真的是只此一家——非常怪异的一家。喜欢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可遇不可求地提供几句指点。那些建议可能非常有益,也可能狗屁不通,更糟糕的,还可能惊得他们魂飞魄散。

       总而言之,大家都能同意L和几年前比没什么变化。他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散无神,一点也不像他带回来的两位衣冠楚楚的朋友。真的,比较那两个人和L就像比较白天和黑夜。他们就不明白L是怎么和他们交上朋友,或者更关键的,他是怎么遇见他们的。

       当然每个急于解开谜团的人都做出了他们自己的理解,其中领先的两个设想大致如下:

       场景1:清和日本警方有关系,L通过这个关系发现了他。如果美奈子是清的女朋友,就可以解释他们三个是怎么认识的了。

       场景2:L在街上看到了他们,就把他们绑来了。他们这位导师完全能做出这种事。不是对L不敬,但他看上去就是那种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会不顾后果拿了就走的人。

       而且见过了L那种凶狠的吃蛋糕风格(好像蛋糕会逃跑一样),居然不难想象他交朋友也是这种强硬粗暴的手法。

       但场景2的唯一问题——除了它疯狂猜想的本质之外——就是他们能理解L会想要绑架美奈子那样的可爱女孩,但他们不是很确定L为什么要召唤那个名叫清的魔鬼。不管他的包装多聪明,多英俊,多迷人,魔鬼就是魔鬼。

       他们只能庆幸梅罗——他们本地的魔鬼,被逼进了休眠状态,现在正没日没夜地学习来对抗那位新魔鬼。因为他们是绝对受不了一边被他欺凌肉体,一边在教室里被清折磨精神的。

       但不管现状多艰难,他们都不能失去信心。黑暗中总有一线光明,虽然只是贫瘠的一线,但他们的光明碰巧正是清用那傲慢态度和出格考卷施加给他们的东西。

       说白了,就是抓住一切机会纠缠他。

       清的性格冷酷又正经,油盐不进。任何针对他的攻击都只会遇到一副“我是石头你是卵”的态度,结局通常是完全没打扰到清,反落得自讨没趣。

       这种持续骚扰的唯一积极面,就是有时候,如果他们足够烦人(他们可会烦人了),清就会把脸一板,突然起身离开。每次看到他这副好玩的模样,孩子们都能重新燃起斗志。

       清身上有一种慑人的气质,仿佛接近他就是世上最大的不敬。但同时很多孩子又很喜欢看他被打扰的时候,脸上无意识闪过的不同程度的厌恶(那种类相当丰富)。

       他们看得出他完全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但这只会更加激励他们纠缠他的热情。每当这时候他脸上那种一本正经的表情,很多孩子看到就忍不住要去招惹他。

       就比如现在,他正跪在大门边,系着运动鞋的鞋带,看起来是准备去晨跑。

       几个孩子趁课间休息跑出来拜访他。他们的想法是:自己吃了他那么多苦头,当然要礼尚往来才对。何况还很好玩。

       “清!”

       少年瞥了他们一眼,视而不见地继续系鞋带。

      他被人吆喝名字时的反应总是这么有趣。说是东方人的敏感作祟吧,罗杰或贝瑟尼小姐喊他时他却不会这样不屑一顾。

       “你要去哪儿?”

       “你们看我要去哪,”他冷冷地说着,站起身在水泥地上敲了敲鞋尖,又向后调整了一下。看到他们还没走,他翻了个白眼,像赶一群不听话的狗一样对他们挥了挥手。

       “但我们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想问你,”另一个男孩插了进来,咧嘴笑着,“星期五晚上你房间里那声巨响是怎么回事啊?”

       “巨响?噢,那个啊。”仿佛他们没有资格知道这个秘密一样,他说,“没想到快要考试了,大家还有时间来问我这种小事?难道是考卷出得太简单了?”

       “哇——好可怕。”

       用这个词形容他的表情可不是夸张。清是那种典型的精分人格:上一秒还笑得温文尔雅,但大人一离开房间,就会用各种词语向他们表达“滚开”。孩子们推测他之所以对他们显露真面目,是因为觉得他们的看法无关紧要。

       “但愿他身上没带什么易碎的东西,说不定会用来砸我们哦。”

       所有人哄堂大笑,但褐发少年竟没有像往常一样无视他们,而是随着他们微笑了起来。只见他的目光越过他们,对什么人挥了挥手。

       “罗杰,”他喊道,声音可疑地比平常高了一个调,而且不可思议地少女。

       他们都知道这个语调意味着什么。

       “这里有几只跑丢的小家伙,如果哪个跟着我溜出去就不好了,”他笑着说,一边指着面前的孩子。

       “课间休息确实快结束了,”老人扫了眼手表,“是啊……现在大家最好都回来吧,今天外面挺热的呢。”罗杰开始把台阶旁的孩子往一起圈,院子里玩耍的所有人都大声哀嚎了起来。

       该死的,他们明明还有十五分钟。

       罗杰一边把小的们弄回室内,一边抬头问:“你要去跑步吗?”

       “只在这个街区转一圈。不用管我,我只是想呼吸点新鲜空气。”他打开大门,最后看了眼那群打扰自己的孩子,“根据你们上一次模拟考试的成绩,我得说把你们早早送回去学习是帮了你们的忙。如果我可以决定的话,你们根本就不会有休息时间,成绩那么可怜还休息什么。”

       大门在他身后关闭,只听他笑着说了声“下一任L个头”,然后开始沿着人行道慢跑,丝毫不在意背后那半打少年的怒目而视。

       ————————————————

       尼亚的生活中让他讨厌、或是在意到产生强烈反应的事不多。他能列出一些他不需要的东西,比如长时间待在室外,或是被其他孩子占掉最喜欢的位置。

       他不喜欢的东西很少,但有一件事让他深恶痛绝。

       尼亚盯着放麦片的柜子里,他想要的、却被放在最顶层,明显够不到的那种麦片。

       他们为什么总要这样?

       最顶上的架子除了成年人谁都够不到,所以为什么那种麦片总被放在最上面一层?

       难道贝瑟尼小姐或罗杰不明白孩子也要吃麦片吗?还是忘记了他们巨大的身高差?

       不管原因是什么,他现在需要一把椅子。

       尼亚继续盯着最高的架子上,无辜地坐在那里的麦片。

       可它值得这些麻烦吗?

       不等尼亚回答自己的问题,耳边就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他回过头,正看到清和L一前一后地进了厨房。L径直走向冰箱,把头整个塞了进去,恨不得爬进冰箱再关上门。很明显他根本没注意到厨房里还有别人。清却第一时间看到了他,似乎也发现了他的窘境。尼亚能看出来,因为他的一边嘴角正好笑似地翘起来。

       “需要帮忙吗?”他假仁假义地问,尼亚无话可说,指了指想要的麦片。架子上挤满了东西,所以清一只手按住了其他的物品,另一只手把那盒麦片抽了出来。

       尼亚手指卷着头发,恹恹地看着他。他根本不想接受他的帮助,但他也不愿让清觉得自己介意他的存在。这样只会让增加他对自己的优越感,那可不行。

       但如果他现在走开,就能整个避免眼下的困扰。尼亚想了想,认为自己更喜欢这个做法。他转身准备离开,但还没等迈步,就被某个奇怪的东西吸引了注意。

       清穿了一件T恤衫。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现在是夏天,大家都喜欢穿轻快的衣服。虽然他会穿没有扣子的普通T恤有点稀奇,却也还不值得大惊小怪。

       不,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是他把双手伸向橱柜时,身上的T恤被抻起了一点。他的裤腰低挂着(今天没有寄腰带),露出了一截杏仁色的皮肤。尼亚看到在他的胯骨上方,一模一样的位置上,有两道互为镜像般的瘀青。

       “……”

       这种瘀青是怎么弄出来的?

       所幸他很快得到了一条线索——相当大的线索——美奈子火急火燎地跑进了厨房。“救命!”她喊道,原地蹦跳着指着门,好像这样别人就能看懂似的。

       “有个男孩把他玩具上的什么东西吃掉了。他可能不太好,一直在哭,我该怎么办啊?!”

       “还在哭就说明没噎着,”清平静地打断道。他把麦片给了尼亚,朝女孩走去。

       “他会哭多半是因为味道不好,”L补充,“有些玩具看起来很好吃,但我小时候就被乐高积木打击了不少次。”

       美奈子愣了一会儿,接着猛地转向清——大约是因为L的答案太奇怪了——更用力地又问了一次:“我该怎么办啊?!我不想告诉罗杰有孩子吞掉了玩具,他会生气的。”

       “那就别告诉他,”L说,并不在意她问的是清,“你可以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蛋糕,这样更好些。”也许这话里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他根本不用思考怎么回答她。

       “我是不担心的,”清坐到吧台旁说,“这里的小孩都很……”他扫了眼L,用这个小时候吃过积木、还活下来轻松承认的形象代替了那个词。“他们都很……有韧性,”他终于找到了更体面的说法,“所以不太可能这么容易被放倒。实际上,”他一如既往地漠然道,“我倒更惊讶他居然这么正常,只吞了一块积木,而没有想办法把一整盒都吞掉。”

       还真是有责任心的成年人。尼亚想道,庆幸负责自己的是罗杰而不是这三个。

       “我原来也觉得不该告诉别人,”女孩鬼鬼祟祟地说,“但我又有点内疚,因为罗杰说过出事的话要去找他的。”

       “那只是走个形式,”L赐教完,往嘴里塞了一大块巴伐利亚杏仁饼,“他其实并不想你去找他,所以才会有贝瑟尼小姐。她才是真的在乎。”

       “噢,”美奈子愣愣地说。然后她双手捧住脑袋,苦恼地叫了一声,“那就是说她会吼我。我不想被吼啊,”她抓住清的手臂,试图把他拖起来。“和我一起去嘛,”她央求道,“有你在就不会有不好的事了。”

       从清脸上的表情看,他似乎不这么觉得。“我不想去,”他冷漠地说,扫了一眼L,“你怎么不带她去?”

       “如果我跟去的话,贝瑟尼小姐一定会以为我和这件事有关。可如果你去,她就会知道只是那孩子自己犯蠢。还是第二种情况更好些。”

       “我还是不想去。”

       等L和清陈述完为什么对方比自己更适合去,那个吞了玩具的小孩多半已经没命了。

       最终还是清的固执更胜一筹,坐在座位上一寸都不肯挪——他明显不想靠近那群五岁小孩的地盘——L妥协地提出自己和美奈子去。她当然一口拒绝了他,抓着清的胳膊又开始拖。但这显然不是对付此人的最佳手法,清吼完她又吼L,转眼就把两个人赶了出去。

       但即使这样,L临走还没忘了把那盘杏仁饼交给他(因为孩子们都喜欢蛋糕,他又坚决不肯分享),告诉清“保护好它”,等他回来取。

       尼亚已经挪到了一边躲开骚乱,思考着有多大的几率,一个人会不仅撞到家具两次,而且还正好撞在两边一模一样的地方。从概率上来说,不太可能。那两道瘀青的形状和位置那么相似,绝不会是巧合;清也不是那么笨手笨脚的人。而且他一看到美奈子,就不难把一切联系起来,想到是他凶猛的女朋友在奇怪的地方留爱痕了。

       很多孩子出于某种原因认为美奈子是L的女朋友,但尼亚更倾向于她和清在一起。她大部分时间都挂在他胳膊上,更别提过去几周里有一次,他还见过她清早偷偷从他房间里溜出来。

       尼亚捧着一碗麦片,爬上了手边的高脚凳开始用餐。而在他旁边,清正优雅安详地享用着L的蛋糕,看上去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保护得真够好的。尼亚想着,再次奇怪L为什么要雇一个这么不听话的手下。这样轻松自如地霸占L的宝贝蛋糕,很可能是一个人能对L造成的第二大侮辱。第一大是侮辱他的智商。

       “你的课业进行得怎么样?”褐发少年将叉子慢慢地从唇间抽出,回味着那块偷来的蛋糕。

       “还好,”他干巴巴地回答,“不过我想这和你没什么关系,毕竟你是敌人。”

       “敌人?”他给了他一个受伤似的眼神,“没错我是说过些严厉的话,但那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他好?

       尼亚从第一次见到清以来,就始终困扰于他对胜利的信心。即使他的确更有资格,这种程度的自信似乎也并不合理。L还没有宣布他的继承人,这必然说明了什么。可这个人却还在这里,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难道尼亚漏掉了什么?

       他一个劲盯着清看,好像盯得够久就能看出什么一样。

       他的自信究竟是哪来的?

       尼亚看到清把衬衣掖进了裤腰,脑子里不由自主地蹦出了“那两道痕迹大约就是在那儿”的念头。他感到自己思绪里出现了一个罕见的不和谐音符,想要躲避似的抬起了眼。

       可惜一双琥珀色眼睛正在那里等着他,目光冷飕飕地刺来,把他冻在了原地。

       “呵,”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你看够了吗?”

       “看什么?”尼亚僵硬地问。

       “我正想问你呢,别告诉我你是青春期到了。”

       尼亚可以无视针对自己的任何评价,但有时他就是奇怪地受不了这个人那样轻松自在俯视他。就算回应清的小打小闹要花上些功夫,尼亚也不会为这个家伙破例。

       “这我不清楚,”他平静地说,“但也许你和你腰上的‘瘀青’可以告诉我。”

       清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向他。

       “你的档案里可没提过你有多爱自作聪明,”他轻笑道,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被尼亚看到,相反似乎还很开心,“我要是哪怕有一秒想到过你居然懂爱痕是什么,就一定不会这么不小心的。”

       “我并不想知道,毕竟你和你的女朋友做什么,是你们自己的事。”

       不知为何清投向他的笑容变成了不折不扣的顽劣,“说的没错,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做什么与你无关,我想美奈子也不会喜欢我和别人讲这些事。但话又说回来,这些痕迹和她又没有关系。至少这两道没有,”他斜睨着他说。

       尼亚感到自己胃里打起了结,很想直接站起来走开。这会是他遇见清以来的第一个明智举动。

       “你想知道这是谁留下的吗?你和梅罗绝对有必要了解——毕竟你们是他的继承人么。”

       这家伙不会是在暗示……他是在戏弄他吧?看起来是,但拿这种事来开玩笑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以为我说你们两个完全没有胜算时是在虚张声势吗?我指的可不仅是我们的智力差距。”

       不管是不是玩笑,尼亚想,这都完全不好笑,“你的幽默感很差劲。”

       “幽默?我再认真不过了。我是喜欢逗弄你,但若不是为了讲道理,我可不会随便泄露自己的隐私。

       “你看,”他一手支颌道,“L和我……”他用一根手指若有所思地敲着台面,“我要怎么说才能让一个十三岁的人理解呢?”

       尼亚这辈子第一次真心实意地震惊了。他从没想到这人会说出这种话。即使经历了清每次出现都要施加给他的无情言论,这也还是太不可以想象了……

       “到现在也该有人告诉过你那种事情了,如果还没有,我相信你也能自己搞明白,毕竟你一直在玩娃娃之类的东西……”

       仿佛刚才那样还不够糟,现在他开始把他放在脚下踩了。尼亚继续盯着他,被听到到的话侮辱得动弹不得。

       “我不会说细节,但我们……已经交往了两年了。光是这一点就该足够你明白我和他之间有多认真,这又给了我怎样一种不同于你的位置。”

       他的身体向手臂倚过去,优雅的手指在脸颊上伸展着,中指和无名指支在褐色的眼睛边,小拇指指向嘴角,强调着那抹得意的笑容。

       “当然了,你也看见了他有多不情愿交出他的名号,但即使如此他还是让我参与,就说明他并不是彻底反对这件事的。无论在工作上有多不近人情,他也还远远做不到铁面无私。他也会像其他意志不坚的人一样,做出认为对自己更有利的决定。我比你们这群小鬼里的任何人都更能给他快乐,所以想都不用想,他一定会选我。说实话,我想他坚持不了一个月了,所以准备好在短期内收到通知吧。”

       尼亚盯着清,一句话都插不进去。对着一个明目张胆地宣布自己在和他导师上床的人,他还能说什么?难道还能回应的这种挑战吗?

       有史以来第一次,他被堵得哑口无言。他的安静被清充分利用了起来。

       “噢,不要误会,”他说,用威胁的语气说着客套话,“我不是坏人。只是……L对我的标准和对你们两个的完全不同——这种标准和我比你们聪明多少无关。这就把我放在了一种很艰难的处境里,如果我不能在所有方面做到最好,”他强调“所有”的语调明显地暗示着某件事,“我就远远不能算称职。

       “要不是L把我放在这样的劣势里,我也想公平竞争,”他解释道,“可惜这只能是我的奢望,不像你和梅罗。”

       仿佛划出伤口还不够,他还要搓它几把。清又随意地说:“但让你用这种方式发现真是遗憾。可若不是这样,他也许永远不会告诉你们。他这人真是太自私了,连想也不想他的行为会不会影响到他的继承者。

       “如果我是你,”他煽动道,“我现在一定非常生气。我是说,他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让一个和他上床的人参与‘你们的’比拼——你是在这样想吧?”

       这个人……尼亚看着他的脸,却找不到一丝可以怀疑的痕迹。他一定是在说谎,可为什么他的表情却毫无破绽?

       “能眼睁睁地任由这种事发生,看来他也没怎么把你们放在心上,才会这样破坏你们竞赛的‘完整’。”他站起身,再次整了整T恤的衣摆,“虽然我是完全不在意咯,”他刻薄地说着走到了门边。

       把手轻轻扶上门框,褐发少年停住脚步,对他回眸一笑。“噢,虽然现在这么说晚了些,”他说,“但在双方条件允许的范围里,我们尽量公平竞争,好吧?”

       第二十九章•宿命之敌•待续 

评论(12)

热度(213)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