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风揽月摸鱼

【翻译】1 Coexistence Is Boredom 第一章

Coexistence Is Boredom by Sakurazukamori6

 

第一章•人为失误

       这是他计划的最后一步。

       夜神月在一番磨难之后终于洗刷了嫌疑,L却仍不肯解除将两人间的捆绑。月知道,在事关他的推论时L会固执得不可理喻,就算被一系列证据反对着,他也不会放他走。

       说到底,L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他这份固执,月从头到尾笼罩着头号嫌疑人的光环,恼怒不已。不管他做什么都没用。在他的事上L的脑子就是这么一根筋,好像别人都不够资格当基拉似的,这种说法当然不错,但是在这种情形下,就非常烦人了。

       与目标近在咫却却不能触及的感觉让人抓狂,而眼下L一边若得到哪怕最微小的助力,此刻势力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在这个时候,月必须无比谨慎。

       但雷姆,他本以为会有用(至少比硫克有用)的雷姆,此时却表现不佳,完全搅乱了他的计划!熬过了L的那场审讯后,她就一直留在大楼外面。月相信雷姆已经从L的问题中感觉到了危机,为了不让海砂受到伤害或怀疑,她干脆选择避开一切,只是因为笔记的所有权必须留在月身边。

       她本该帮他杀了L的,但因为上次见到海砂时,月没能指示她重新开始制裁——阴魂不散的L真是太讨厌了——那女孩现在安全得很。雷姆已经没有动机用笔记杀L了,于是月只能等待下一次机会。

       月站在倾斜的玻璃窗后,满怀怨恨地盯着像只白色秃鹫一样盘旋在大楼上空的雷姆,突然被金属的叮当声拉回了现实。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象。”L在他身边说,脸离玻璃只有两英寸远,那双硕大无比的眼睛紧盯着飞翔的死神,“简直像在看探索频道。”

       月很想嗤之以鼻,但把这冲动生生压成了一个微笑,“但愿它能回到楼里来吧。如果我们运气还好,也许它飞上一个小时会更愿意交际一点。”

       月不知道又是什么惹到了L,他再次感到了那被双眼睛凝视的压力。但月从不是退缩的人,他迎头对上L的目光,还发射了一个库存充分的可人微笑。“我们该回去找其他人了。现在只怕不是休息的时候,龙崎。”

       L还在盯着他,但很快失去了兴趣一样转过身。“我们不是来研究休息的,”他说着动作突兀地向沙发走去,月不情不愿地缀在后面。

       L以他那独特的姿势坐着,拇指紧紧按在下唇上。他再次用那种让人心脏抽搐的目光盯着月。“我们应该测试一下死亡笔记,”他出声说,拇指漫不经心的在嘴边移动着,但双目的焦点一时也不曾离开月身上。

       “但是龙崎……”月假作震惊,“那和基拉又有什么两样?这种事不管你怎么说,杀人就是杀人。”他声音里的坚定让L睁大了眼睛,露出一丝被逗乐般的神色。月恨死了他那副傲慢模样。那眼神明明白白在说:“喔,月演得真不错。”

       “即使案件可以因此大有进展,你也还是反对测试笔记?”

       他才不会掉进L这种愚蠢的文字陷阱里。就算L在暗示他的反对是因为他是基拉,也只是徒劳地想抓一根救命稻草而已。

       “我还是反对。这样做是不对的,龙崎。我们作为这个案件的调查者,有必须遵守的道德底线。这你应该知道的,”月郑重其事地说,语气严肃得能把他妈妈教训得低下头。

       “是啊……你说得对。”L转而用一种减弱版的目光盯住了地面。他的视线在地毯上游荡着,一瞬间看起来几乎逗眼,转动的眼睛如同在斜坡上滚动的漆黑弹珠。L把头向后摔进沙发靠垫里,然后把脖子转向一边。

       “我本来还很确定月会同意呢,”他假模假样地叹息道。他没再多说想法,但月知道自己没有必要过度紧张。L只是因为案件而沮丧,在对他发泄情绪而已。

       “怎么了?”他问,声音里满是一个日常接收L打扰者的关切。他需要时不时也表现一些对无法破案的丧气——虽然L短暂认输的样子其实让他颇感欣慰。“别告诉我你又开始低落了?你不该就这么放弃的,龙崎。打起点精神来。”他坐到沙发扶手上,把一只手搭上L的肩膀。

       L往另一边远远地抻着脖子,盯着月,那专注劲儿远超一只安慰的手想引起的反应。月微笑着,脸上没有露出丝毫不安,心里却感到了些许紧张;L看人的视线不是在你身上滑过,而是把你刺个对穿。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但在心理战上月也不是容易对付的,和L打对台绰绰有余。

       但L盯着肩上那只手的模样让他重新考虑了一下这个手势,“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L突然向他偏过头来,厚密头发的触感让月停下了要说的话。之间L叹了口气,就又歪了回去,“有月这样的朋友真好。你总能让我振作起来,”他说,那副茫然懵懂的模样——他绝不会有的状态——假得不言自明。

       月在他肩上友好地轻拍一下,放下了手。再次意识到L也有爱玩的游戏,他的心猛地沉了下去。虽然这一点他从未忘记过,但他依然怨愤有人能这样公然招惹他,偏偏还做得那么漫不经心,轻易不能从正常的交谈模式中分辨出来。

       他一直在玩弄他,说的和做的从没一致过。这个活死人似的混蛋说话和真的一样,尤其是之前说他们是“朋友”的那一次。

       “朋友”?

       “嗯……不好意思我去吐一下。”月当时脑子里盘旋的就是这句话。突然被砸了这么“感人”的一句宣言,除了陷阱月不做他想。

       这是L的圈套。他很擅长玩弄人心,但月也一样。

       月非常擅长玩弄人心。看看他是怎么把海砂变成私人信徒的就知道。他对她的拿捏有多完美,他对L处理就要有多完美,就算要用对海砂的方法来困住L也在所不惜。

       海砂把他视作神一样的存在。利用她的心思容易得感人,但L要复杂得多。他的主见让他不会像海砂一样,或其他任何人一样,屈服于简单的洗脑。

       简单的方法是对付不了L的。但是L确实和海砂有一个相同之处,让月可以充分利用。

       他对他有兴趣。

       海砂对他有兴趣很好理解,她认为他会是个完美的男友,而L则是出于对一个对手和潜在嫌疑人的着迷。

       海砂为了得到他的爱可以做任何事,而L的兴趣让他为了查明夜神月究竟是谁,也可以做任何事。

       在这两种平行的感情中,一种是男女之情,另一种可能是纯粹的求知欲。但在这样极端的感觉背后永远有一种更深层的情绪。月以此计划,要开发利用自己和L之间这种奇怪的关系。

       要做到这一点,他必须致力于L的性格中最易攻破的一面。这个世界第一侦探的内心某处尚有弱点。这个弱点虽然被L隐藏得很好,很难找到,但它是存在的。

       到目前为止他的做法表现友好来改变L对自己的观感,但礼貌和善能做的也只有那么多。很大可能他还是不够“友好”。他需要使些更强大的手段来动摇L,而友情之后唯一能想到的就是……

       爱情,人类永恒的劫难。

       也许他做的有关L的任何事,第一时间撞上的都会是L的怀疑,但夜神月到底是不是基拉,L对此仍有疑虑。L毕竟是人类,虽然他惊人的洞察力有时近乎神异,但他终究不是无所不知。

       疑虑总会存在于他心中,人为失误存在于所有人心中(可能除了月)。而且无论L怎样离群独立,他仍需要身边人的支持。有时候L甚至会寻求月的支持,虽然只是表面上的一层,从未坚实过,只是轻触一下,但L在四叶案件中的确对他更信任一点。月确定是那时迷茫的自己困惑了L,也让他的清白更真实可信了。

       正因为如此,现在即是出击的最佳时机——他充满无辜的眼睛和情绪化的行为在L的印象里依然清晰。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给L施加另一种压力,一种更人性的、让他更加迟疑不决的压力。

       这必定会为他赢取更多时间来重新思考策略,因为L会过度专注于分析他的行为。L相信他是基拉。因此为了解开案件,L定会相信只要他搞懂了夜神月是什么样的人,就基本上可以结案了。

       L失陷于他那深重的好奇心只是时间问题。那一天来临时,夜神月必将亲眼见证他的终结。

       第二章•双头蛇•待续 

评论(34)

热度(1757)

  1. 共18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